一世诺(尘尽落)_第一百九十七章 险胜_一世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险胜(1 / 2)

一世诺 尘尽落 2394 字 11天前

“你和子建联手了?”穆仲铖问道。

穆典可就算洞悉了赵青衣的计划,没有穆子建的配合,也不能这么容易将赵青衣一棍打死。

——时间掐得太巧了!

没有早一刻,没有晚一刻,恰在赵青衣杀完白万里,毁容断肢,预备抛尸时,穆子建就带人出现了。

“大伯明察。”穆典可没有否认。

穆子建在这件事里发挥的作用太大了,就算她能花言巧语蒙过穆仲铖,也绝骗不了穆沧平。

何况承认了也没什么。

穆沧平自己就不是善茬,他对子女的期许,自然也绝不是做个心思纯良的柔善之人。

“大哥也是金家的女儿生的孩子,身上淌有一半金家人的血。就算他肯息事宁人,作恶的人心虚,未必就肯善罢甘休。不如先下手为强。”

这也是穆沧平默许她在穆门大开杀戒的原因。

穆仲铖胸中波澜迭起,面色却沉静。

到此时,他才真正明白了穆沧平当年为何会那般忌惮穆典可。谋算人心,掐人七寸,他这个侄女远胜过十个男儿。

“你为何不让子焱,子衿助你?”

默了一会,穆仲铖问道:“我听说子建下山当天,你去过翠篁院探过病,和他说了很久的话。”

穆典可心中微凛,却不动声色,“大伯消息可真是灵通。”

“说了什么,让你大哥那么难过?”穆仲铖又问。

穆典可心中那点细微混沌的念头这句补追的话迅速放大,趋于明晰。

——穆仲铖疑心穆子建了!

他在怀疑什么?起因是什么?

在生死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穆典可对于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和嗅觉,几乎立时就有了判断。

“大伯心里不早就认定我是个恶人了吗?”她侧着头,漫不经心地笑,“一个恶人,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开玩笑。”穆典可将眸子冷了冷,依旧笑着,“要说服一个对穆沧平惧怕进了骨子里的人给我帮手,可没那么容易。光晓以利害不够,还得动之以情。说说他的艰难处境,说说我的悲惨遭遇,再说说死去的娘……”她偏着头,两排贝齿明晃晃地耀眼,“哪件事不伤心啊?”

穆典可笑得肆意,穆仲铖却被刺痛了。

穆子建这些年的如履薄冰,穆典可的颠沛流离,金怜音的绝望自杀……这些事情里,他都不是无辜的。

他从知事起,就被教导终一生为家族振兴而奋斗,从前服从穆放鹤,后来追随穆沧平,视他们的信念和追求为人生铁则。

可他毕竟不如那两个人的心硬。

午夜梦回,思及故人,也常愧疚难安。

穆仲铖无言沉默着,穆典可倒悠哉,提壶慢悠悠地给自己斟茶,纤白手指轻叩杯沿,百无聊赖也似,把两腿抬起,绷着足背,一起一落地簸着裙裾玩。

似笑非笑,像存心气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