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奇情(清风飘扬888)_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竟然也骗我_网约车奇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笔趣阁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竟然也骗我(1 / 1)

三少楚琉瑜正与女神热乎间,却被来人生生打断,虽不高兴但也不觉其他,但不知为何,第六感觉燕燕于飞见到来人的神情后有异样,转头细看燕燕于飞,好一个燕燕于飞:樱唇未启眉传情,莲步轻移竟婀娜,悄飞红云在脸颊,不胜娇羞初春意。楚琉瑜更觉心动,就淡定不起来了,竟然有些微酸,难道是平常喝醋喝多了?于是定睛细细打量了来人,帅不及他,看衣着更不及他,但不知为何却给他有一种没来由的压迫感,使他不由自主地收了收嬉皮笑容,脸色略显凝重。

“你来了,不好意思,常坐位已经有客了,今天只能坐其他位置了,要不那边?”燕燕于飞上前几步柔声招呼示意道,语气中不失热情,却是透着相当的熟络。

“哦,我来就行,”冰雨冷风顺着燕燕于飞的指向扫视了下周围,此时客人倒不是很多,而燕燕于飞所指的位置确实是他第二选择位,心底给这位年轻却成熟的老板娘暗暗点赞,平常的观察就是细致入微,关注老顾客的首选位不稀奇,第二第三备选位的推荐才是真功夫!这么一个细小的指引动作竟是透着至尊的服务,自己对座位位置的选择感受已可以直接忽视,这个与自己要求对网约车客人必须提供至尊服务的理念不仅异曲同工之妙,而且体现的更为淋漓尽致,学习收藏了!!!冰雨冷风微笑向燕燕于飞点头示意,同时转头向陈雨落燕毕月秀花招呼道:“两位美女这边请!”

竟然用的是“你”来了,三少楚琉瑜不知为啥,这段时间尤其与燕燕于飞在一起的时候,变得特别敏感和抠字眼起来,燕燕于飞对自己的招呼是“您来了”,而对刚进来的比自己不如的“穷”小子却是“你来了”,刚才自己刚进门时受到欢迎的所有喜悦感顿时一扫而空,莫名的不爽起来,甚至已略有些恼怒,对冰雨冷风的恼怒。是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用“您”和不用“你”,有时候尽管是有了尊重,拉远了距离却是实实在在的,不多不少,恰恰就是地下那么一颗“心”的距离!尤其是所谓的恋人间更甚。

这边三少楚琉瑜恼怒万分,却不知有人更为震惊,甚至可以说是“不啻惊雷”,随后就是慌乱,无比的慌乱!她不敢回头,却是本能的眼光扫了下整个咖啡厅,看看是否有地方躲藏,让她倍感失望的是这个咖啡厅除了包厢,竟然没有所谓隐秘的地方,甚至连根柱子都没有!!!不用说这人就是“郝幽佳”,她倒不是因为震惊于像三少楚琉瑜那样认为来人“您”和“你”之间的距离,因为她只听到了一句来人的一句“我来就行”,太熟悉了,不是冰雨冷风还会是谁!因为不光是来人的声音,更是那句“我来就行”,想当年读大学她好几次提出来想要在金钱上给予冰雨冷风帮助的时候,除了报到那天第一次的接受,其他回答她的都基本是“我自己来就行”,这特让她恼怒,因为这让她感觉她的好心受到了挑战,确切点说是让她感觉到彼此间的距离,他们两人间不应有的距离,所以她当时就此事郑重地要求冰雨冷风在她面前不准提“我自己来就行”,最多可以说“我来就行”,后来连续纠正了n次,甚至用上了21天效应法则,总算成功地改成了现在的“我来就行”!

感受到冰雨冷风脚步声的临近,哦不是脚步声,是冰雨冷风的气息越来越近,郝幽佳的身子瞬间变得僵硬起来,连眼珠子都不敢有丝毫乱转,怕稍微动下就碰上冰雨冷风清澈淳朴憨厚的目光,她不敢想象也无法想象冰雨冷风在这里见到自己与“闺蜜”一起喝咖啡的场景。她后悔啊,一万个后悔,后悔不迭,真不应该有那个自己认为的“善意谎言”,当时就已被迫的第二个谎言已难继续了,尤其刚才在等红绿灯时还暗自庆幸了一把,以为算是躲过去了,但是还是低估了墨菲定律的效应,这真还不是随便说说的,担心什么来什么,更可恶的是还没隔夜就要被抓个现行了!真是躲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该怎么办该怎么办?郝幽佳发现她一时想不出第三个“善意的谎言”来圆她的前两个谎言。。。。。。

冰雨冷风不觉燕燕于飞异于其他,倒时稍微有点诧异咖啡馆多了个“男服务生”,尽管他也略微感受到了这个“男服务生”的敌意,但他没任何在意,他继续热情且绅士地引着着陈雨落燕和毕月秀花向他的第二预留位前去。只是他在经过他的首选位置的时候,他并没有刻意地去回头看看谁抢了先坐了这个位置,继续迈步前行,只是感觉到丝丝熟悉的气息,莫名的不适和僵硬感,可能是自己开车时间长了,右腿肌肉有点紧吧!他下意识地停步轻拍了下大腿用以缓解肌肉紧张,并向后转头看看陈雨落燕两人是否有跟上。

冰雨冷风的气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压迫的郝幽佳有点无法呼吸,不过还好,那股熟悉的气息在她身边飘身而过,压迫感顿时有所缓解,同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背影,尤其是那轻拍大腿的动作,这是冰雨冷风缓解紧张的标志动作,果然是他冰雨冷风,别停步别停步,千万别停步;别回头别回头,千万别回头!郝幽佳心里默默地祈祷着,怕什么来什么,冰雨冷风突然停步并转头了,吓得郝幽佳差点叫出声来,本能地想伸手去捂自己的香唇,不过万幸的是冰雨冷风并没关注到她,招呼另外两位女孩去了,她酥手到中途改拍酥胸,稍稍缓解了下紧张的心情,长出一口气。“咦,怎么其中一女孩这么熟悉!是上次的那女孩,没错,就是上次那女孩!好你个冰雨冷风,你竟然也骗我!”